【角飞】你球资本主义乙烷

cock slut;dirty talk;
具体啰嗦见AO3

这是一个罪恶、肮脏、完全由金钱构造的世界。在这里任何东西都是商品,或即将被当做商品。你可以售卖一切——劳动力、身体、思想还有良心——把它们拿到称上称量,精确到克,买一送一。

良心多少钱一斤呢?飞段不在乎。为了达到某种目的,他会动用一切卑鄙的手段,招揽他视时间如金钱,视金钱如生命的顾客。他唯一的顾客。

“来上我吧,我里面又湿又热,”飞段说。

“我会好好夹紧的,”他又说。

这样做的效果是明显的,那个男人会暂时停下手头忙着的活计,转过头用玻璃球一样的绿眼珠瞪他。可是你知道,光是口头承诺并不能打动那个铁石心肠的家伙,配合一些演示是必须的。

“你看,这里裹着我的手指呢。你的东西那么大,肯定能会被缠得紧紧的。”

“可以了,湿成这个样子。插进来吧,你一定会很舒服的。”

“我什么活儿都会,碰到这里还会淌水。”

配合动作、表情、肤色变化或者颤音,飞段总能让对方达成一些预期之中的效果。

可那毕竟是冷静沉着的理性主义者,理性主义者都赶时间。如果对方依旧不为所动,只打算用他的嘴草草解决问题,采用一些对比修辞也是不错的主意。

“我那里比嘴巴更好用,想不想试试看?”

当嘴巴被占满,飞段只能模模糊糊地说出这样的话。

“那就像有两个我同时这样舔上你的大家伙。”

被填满的感觉很好,飞段控制不住地射得一塌糊涂,就算不死之身也没法让他快速恢复。不过这还不够,他想要更多一点。就一点,他不贪心的。

“求你全部射给我,射到里面。你会想要再来一次的。”

飞段对天发誓这绝对不是为了他自己,绝对不是,顾客才是上帝。

反正他只信邪神。



评论(11)
热度(23)
© 半斤舍利子/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