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带卡】???

有各种私设和bug;刑讯逼供慎戳;
并不知道这写的是个啥……


“你们忙你们的哈,这个归我。”
阿飞瞄了一眼正在研究剥九尾的晓们,一把抄起被扔在地上的卡卡西。
他把卡卡西捆到椅子上,一瓢凉水浇了上去。他摘了面具,一张大脸凑到卡卡西跟前,静静等他转醒过来。
这么个大新闻放在眼前,肯定能镇住卡卡西,阿飞想。
卡卡西醒过来。看着眼前的人,他神情激动,声音颤抖,像是要再次昏过去一样。
他说,“鸣人……”
阿飞默默把面具又戴上了。


“鸣人在哪里?”
如果不是手被捆住,阿飞毫不怀疑卡卡西会拽着他的领子把他勒死。那么着急干什么?椅子扶手都要被你挠穿了。实木的,角都看见非打死我不可。
“他暂时没事,”阿飞严肃地说,“我倒要问你,还有半只九尾在哪里?”
其实他很想说你们木叶把人家九尾当成什么了?烤鸭吗?还半只半只的。好不容易抓到了又剥不出来。
卡卡西明显地松了一口气。他刚想检查一下自己的处境,就因为突然出现的剧痛叫出声来。
不是突然痛,是现在才感觉到痛吧?鸣人到底比我好在哪儿了?


“清理一下伤口,右边胳膊挡住的这里,”阿飞解开卡卡西的右手手腕,把双手牢牢捆在一起,“你别想跑,老实告诉我九尾另外半身在哪里,不然有你的罪受。”
他恶声恶气地威胁,打开碘酒瓶作势要往卡卡西伤口上倒。他觉得自己演得绘声绘色,跟真的一样,他自己都要被吓到了。
他瞟了一眼卡卡西。
卡卡西闭目养神,跟睡着了似的。


“你说不说?”阿飞真生气了,他到底把碘酒倒了上去。卡卡西右肋下的伤口深及见骨,刺激性的液体直接落在暴露的皮下组织上。
“别……我说,我说,”卡卡西喘着粗气,“你离我近一点,耳朵凑过来。”

“哟,这么识相,不愧是卡卡西。”阿飞听话地凑过去。

卡卡西趴在他耳边,用尽力气说,“神威。”


唉,让我凑近就是怕我看见他结印呗。我真傻,真的,居然把他俩手绑一块儿了。可谁能想到他伤成那样还有查克拉啊?
阿飞边走边嘀咕。他想卡卡西跑不远,过不了多久就得回来救鸣人。他推门出去,咚的一声,撞在了不知道什么东西上。
那是鬼鲛的胸肌。九个晓把门堵得死死的,都是一副等着收拾他的样子。
“九尾被拖进一个黑色的漩涡里不见了,说,是不是你小子干的。”

评论(19)
热度(93)
© 半斤舍利子/Powered by LOFTER